我就看看不说话

本质看文号,勿FO

结(完)

【十六】

 

韩彬手起刀落,不去听身后一片惨叫声,径直往黑暗处走去。

“你违背了我们的约定。”说话那人有着一双与他极为相似的眸子。

韩彬面无表情道:“你不该利用赵馨诚。”

对方哈哈大笑:“赵馨诚?对,警方若知道他们费尽心思要铲除的组织本来两年前就可以被你找的那个计算机高手收集的证据中规中矩地灭了,会不会被自己的卧底计划气到吐血?”

 

赵馨诚一边心急火燎地顺着袁适提供的咖啡馆门口监控路线赶,一边还得抽空给他解释:“项链,那根项链!他根本不是小方,而是小芳才对。为什么穿高领,为什么原本顺手想贴身放项链到一半又放衣领外了,因为扯开就会被人发现没喉结!”他换了一口气,继续说:“伪娘化真真假假才让人不起疑,交易根本就是在我眼皮底子下进行的。该死!什么老板明天到,她根本不是去卫生间补妆,不过是换了套衣服光明正大出来接头。你现在就申请支援!”

 

姚江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抬手制止了身后一帮人:“终于能跟你交手了。”

韩彬的表情有些松动,他想起他们一起接受非人训练的日日夜夜,垂下眼眸:“阿江,就此收手。”

姚江放声大笑:“你想放我一条生路,可眼下我好像还是只剩条死路。”他眼神一狠:“你为什么非要出来搅局。”

韩彬的声音带上了一丝冷酷:“你知道馨诚明天去送货会有什么下场,那帮人一发现货不对版恐怕他就会血溅当场,我还会帮着你清理对手。”他笑笑,“一石二鸟,不错。”

 

赵馨诚看着一路七倒八歪剩一口气的人,心里的不安越扩越大。那些比死更痛的伤口让他有种熟悉感,隐隐有什么记忆想要冲破他脑海,他痛苦地捂住头。

 

“彬,彬!啊啊我的冰淇淋。”

“这小子脑袋是不是跟他爸妈一样车祸撞傻了,保护费不交挨顿打就为买这个?”

……

“闭上眼睛,不要看。”

“冰淇淋化了才好吃,很甜。”

……

断断续续的片段不断闪回,他的脑袋快裂开了。

“…心理…天性…危险…干预…极端…释放…”

赵馨诚终于想起韩彬的心理评定出来后韩松阁把儿子送去的“封闭式”机构,他哭着摘下父母留给他的链子挂在韩彬脖子上,还有之后他接受心理辅导时同步的催眠暗示。

 

赵馨诚冲入房间,里面的人回头冲他笑了一下,眼神带着肆虐、兴奋的狂热。赵馨诚缓缓走过去,轻轻握住他的手:“彬。”

韩彬歪头看了他一下,像是终于认出他是谁:“馨诚。”

 

【十七】

 

剿灭了纳伽,白局浑身上下透露着喜气洋洋的气息,将赵馨诚的身份恢复后还非得给他开个庆功宴。

袁适坐在KTV里,冷眼看着韩彬搂着已经不胜酒力的赵馨诚。韩彬感受到了他的视线,抬起头温和一笑:“怎么了袁博士?”

袁适讥诮道:“感谢您提供的线索,为警方破案立了大功。为了避免有人寻仇,我想我该多盯着你。”

韩彬置若罔闻,不知对赵馨诚说了什么起身去拿话筒,袁适看到他的眼睛亮起来,追随着韩彬的身影。

前奏响起,韩彬低沉的声音呢喃般泄出:

 

在那座阴雨的小城里 

我从未忘记你 

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 

 

然后袁适看到赵馨诚的脸一点点红起来,嘴一点点咧开,傻乎乎地叫着“彬”。他终于明白他们的结解开了,而自己心上打了个死结。



评论(1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