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看看不说话

本质看文号,勿FO

【十二】

 

成都初秋的夜晚已有凉意,赵馨诚跟着韩彬吃完火锅串串还硬是要拉他喝甜品。他自己啜杯奶茶,好奇地看着韩彬点了两个冰淇淋球,然后又放着等它化才慢慢开始舔,忍不住打趣:“你这么怕冰?”

韩彬看着他,一直等到赵馨诚以为自己说错话时,才低低应了句:“你忘了。”

他说的太轻,以致于赵馨诚只看见他的嘴唇动了动,他有点疑惑地问:“你说什么?”

“没什么,这个吃法才甜。”

 

两人散步在街头,赵馨诚明显感觉到韩彬的异样,他不知发生何事,只好打着哈哈:“你来办案,女朋友怎么不来?”

“女朋友?”韩彬似乎没反应过来,直到赵馨诚补充了句“陈娟啊”,他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电话在这时响起来,赵馨诚被吓一跳,一看到梁枭的信息,他立马也不顾韩彬的回答了,直说:“要不我们再去酒吧坐坐?”

 

等到了酒吧,沉默半晌后韩彬问:“这就是你不想在春熙路看美女的原因?”

XX酒吧,本条街上最出名的同性恋酒吧。

赵馨诚的冷汗都滴下来了,在心里诅咒了无数遍梁枭和他老大后镇定地对他干哥哥道:“这里的酒比较好喝。”

 

赵馨诚在吧台等调酒,暗地里又掏出手机再看了遍梁枭的信息,上面没说接头人,这让他有些泄气。

灯光打在赵馨诚脸上,长长的睫毛垂下来照出一片影来,这会安静下来,看着有点小小的乖乖的一只。韩彬就想起他刚到自己家时,躲在韩松阁身后不肯出来,他那时已经显现出对周遭一切漠不关心,看着这小小团子更是嗤之以鼻。结果那娃娃不知余光打哪瞄到他手上的伤,反倒自己急急蹦出来去牵他的手,慌慌张张地说:“哥哥,你手在滴血,要快点包起来。”顿了顿,又带着颤音道:“我的爸爸妈妈,也是流血,流了好多好多血,我就再看不到他们了。”言毕已是泪光闪闪,韩彬尚未反应过来,韩夫人倒是打赵馨诚肯出来时就极有眼界力地跟在一旁,此时已递上一卷纱布,于是韩彬就看着赵馨诚给他缠上一圈又一圈,缠成一个熊掌,末了再打个死结,然后有点开心地说:“这下哥哥就会好了。”

 

唉,不知还要过多久才能听见他再叫一声“哥哥”。韩彬遗憾地从回忆里醒过来,然后发现自己更不开心了:面前有一个男人已经搂住了赵馨诚。


评论(1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