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看看不说话

本质看文号,勿FO

【十一】

 

铃声在空旷的房间响起格外刺耳,不知对方说了什么,梁枭接完电话一脸惊惧地看着他,然后亲自过来给赵馨诚松了绑,再拍拍他的肩:“老弟,对不住对不住,老哥酒喝多了,这不还没醒呢。千万别往心里去!”

赵馨诚已经没力气去想其中的弯弯道道,他不是韩彬的脑子,早就转不过来:“老大?”

“对,”梁枭笑容满面,“老大说,今天的事是意外,不要紧不要紧。”随即语调一转,“他有更重要的事要交给你。”

赵馨诚抡抡胳膊:“哦?”

“两天后你出发,去成都找个人,我会给你信息。”

“就这样?没了?”

“完了,剩下的到了再联系。”

赵馨诚冲他一笑,一拳打了过去。

 

“呜——”

火车开动了,赵馨诚坐在位子上蹙着眉。他浑身又酸又疼,就是把梁枭揍得鼻青脸肿也不解恨,更别提这趟南下他心里根本没底,烦躁得要命。

感觉有个人在他身边坐下,赵馨诚的火都快冒出来了:“别挤行吗,不看位置的啊!”

“好。”那人换到了他对面。赵馨诚当场愣住:“彬。”

 

韩彬拿个公文包,规规矩矩地坐在对面托着腮看他。赵馨诚觉得这座位上仿佛长了刺,叫他坐立难安。他困惑地问:“你怎么在这?”

韩彬露出个笑容:“最近你每次看到我都问同样的问题。”他不笑的时候面色十分冷峻,加上性格一贯冷漠,身上总有股疏离的气质,这会看着赵馨诚,笑意倒是暖暖的。

赵馨诚不好意思地坦白:“我不知道。”

韩彬便惊讶道:“还能为啥呀,我去办案啊。”

 

到了成都,韩彬怎么也要跟他住一起。赵馨诚一路上一直在提心吊胆,心里打了无数遍草稿如何应付韩彬对他两年行踪的追问,结果人压根没提,他松了一口气却又隐隐有些失望。思前想后,还是吞吞吐吐地说:“这,这不太方便吧。”

韩彬挑了下眉:“你不是来旅游吗?多个伴有啥不好,何况我对这熟。”

赵馨诚被噎得说不出话,只能无奈认输:“行行行,我们做伴做伴。”

韩彬这才又微微一笑。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