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看看不说话

本质看文号,勿FO

【十】

 

赵馨诚走在回出租房的路上,他的脑袋还是稀里糊涂的,一半是酒精的作用,一半是韩彬残余的气息总在他身边围绕。他忍不住抱头哀嚎了一声:“下次得让彬别再靠那么近说话了。”

正想着,就听见身后纷沓而来的脚步声。他一回头,立马围上来十几个人,领头的也不废话,直接带着手下就很有默契地一起上。

“靠!今天为什么这么背!我流年不利啊。”赵馨诚气得拔腿就跑。

 

“呼啦~”一盆冷水泼过去,又有人揍了他一拳,赵馨诚咳嗽着转醒,刺眼的灯光照着他,他眯了好一会才认出眼前人。

“梁枭?”他愣了下,“你他妈嫌我酒吧喝多给你破费了,这会请我吃闷棍?”

“别跟我装蒜赵馨诚!”对面的人眼露凶光,“今天这事不把话说清楚你出不了这门!”

赵馨诚低下头,这才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在椅子上。他扭了下头,感觉头上已经肿起了一个大包,不由长叹一声:“我就知道你不信,问题我也想知道今天谁下的黑手。”他顿了顿,又道:“不会是你吧?”

“放你妈的狗屁!”梁枭把嘴里的烟往地上一掷,按着赵馨诚的脑袋就往桌上撞,“别以为你小子老大看重你尾巴就可以翘上天了,你什么人,我心里有数。”

“哦?”赵馨诚好笑地问:“我什么人。”

梁枭慢慢放开他衣领,拍拍他的脸:“父母都是牺牲的民警,还有你那能量冲天的干爹一家,我们的警校之星怎么就不想过好日子了呢?”

“你知道吗?”赵馨诚惋惜地盯着梁枭,“就凭我在警校心理评估的严重不可控的暴力倾向,等下就能把你揍出屎来。”

梁枭的脸青一阵白一阵,一脚踹上赵馨诚肚子:“让你横,让你横!你现在阶下囚你懂不?”

“阶下囚?”赵馨诚不屑地笑笑:“老大同意的?你敢不敢让我问问老大。”

梁枭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想见老大!”

 

是了。这就是问题所在,这就是一年又一年,他还没能回家的原因。

道上的人都传说,赵馨诚是纳伽老大的心腹,是他最信任的助手。赵馨诚却是有苦难言,谁能相信自己居然连对方的脸都没见过。

没错,他接到的所有任务都是由梁枭传达的,梁枭才是那个最接近老大的人,却不知道为什么,在他被人黑吃黑算计的差点回不来的第二天,传闻突然爆炸式的铺开了,此后再没人敢对他下狠手。

纳伽说起来也只不过是个充斥暴力和色情的地下组织罢了,当初老白找上他时若不是交代他父母的牺牲与其有关,赵馨诚是没一分心思去卧这个底的。只是明明说好的就要些简简单单的证据,一步步查下去却发现背后深不可测,老白便一门心思要他查出幕后之人,他也再难脱身。

 

“你这猪脑子今天到底发什么疯?”赵馨诚觉得全身上下快散了架。今天的事确实蹊跷,梁枭叫他押货,却在去的路上撞上警察突击查管制刀具。跟他一起的都是梁枭今天调来的生面孔,说是特意护镖的,结果全被查了。管制刀具倒不是什么大事,可这一闹只得避避风头,货他自然没法接手了。赵馨诚寻思着,这么大阵仗那批没见着的货估计就是粉没跑了,只是他可从不知纳伽还有毒品生意,第一次要接近核心却被人搅了局,他自己也一头雾水。

梁枭摆明跟他动真格,蹲他面前嘿嘿一笑,挥手招来两个人:“继续,今天要么打到这小子说不出话,要么就打到他开口。”


评论(9)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