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看看不说话

本质看文号,勿FO


【八】

 

公安局会议室内,烟雾袅绕。

“据今天上午得到的线报,下午我们进行了突击检查。线索很准,那批人身上带着的不是一般的管制刀具,是境外那帮人爱用的型。”

白局摁灭手中的烟:“线索哪来的?”

“匿名举报,没查到来源。”

“还有什么发现?”

“没有。带回一个人,没问出结果。”汇报人偷偷瞄了袁适一眼,“被保释走了。”

白局看了眼心不在焉的海归精英,咳了两声才问:“袁博士有什么看法吗?”

袁适像是刚回过神,只留下一句“现阶段还不足以进行分析”,也不顾其他人的窃窃私语就提前离席了。

 

他一路踩油门,任风吹乱他头发。如果警校里第一次与他碰面的赵馨诚现在见到他,应该也不会再奚落他“穷讲究”的。袁适一直想不通,明明他是作为建校以来最年轻最杰出的毕业生代表去给新生们传授经验,怎么坐在台下的赵馨诚却总是挑刺,开口闭口“彬不是这么说的”。

彬、彬、彬。他就是在那时发现这简直是个紧箍咒,他一听就头痛,偏偏那傻小子还天天挂嘴边。他跟赵馨诚抬杠偏又讲不过,便气得直叫他滚,结果他就真的不知滚哪去了,叫他怎么也找不着。

直到今天下午在审讯室见到,那人抬起头,还是那样亮闪闪一双眼,一下就望进他心里,把他心底那湖水全搅乱了。

 

【九】

 

赵馨诚喝得有点晕,梁枭摆明了不爽他出了岔子还被老大保下来,方才几波人轮流灌他不少,身边几个小弟都趴下了。他勉强打个响指,叫道:“服务员”。

有人递了杯东西到他手里,他迷迷糊糊一喝,又“噗”的全吐了:“操,谁给老子的柚子蜂蜜茶!”话未说完,自己却已是脖子一僵,慢慢地扭过来,果不其然看到一张似笑非笑的脸。

“靠!你怎么来了?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赵馨诚的酒立刻醒了,火急火燎地拉起人就往外走,到了巷子才跟他急:“你来干什么?”

 

“来看看我两年不着家的弟弟。”

不知怎的,韩彬这种说话的语气突然让他想起蛰伏在林子里的豹。安静、优雅、甚至迷人,然而你知道他下一秒就会发起攻击。

赵馨诚一下就怂了,赔笑着说:“彬,我就是好奇玩玩,过段日子就回去了。”

“好玩吗?搂着公主拼着酒,滋味不错吧?还是说你是好奇审讯室的味道?”

赵馨诚烦躁地揪揪自己的头发,他十万分懊悔今天的行动失败。要不然他怎么会阴差阳错在那碰到前去调档的韩彬,也就不会让自己藏了两年的计划泡汤。

他只能像只小狗一样哼哼:“你不懂。”

韩彬凑过来,在他耳边轻轻地说:“我懂。”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