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看看不说话

本质看文号,勿FO

【四】

 韩彬接到电话的时候有点疑惑,看着响个不停的手机,想了下还是一个手刀劈在身后人的脖颈上才不紧不慢接起来。

 

赵馨诚坐在河边,出神地不知望着哪。不知过了多久,才忽而察觉身边多了个人。

“彬!”他惊呼,“你怎么回来了?”

韩彬虽是他干哥哥,也只是大不了他五岁,自记事起便一直是如此称呼。

韩彬没有说话,只是盯着他看。赵馨诚就急了,一股脑全倒出来:“爸叫你回的?我真没啥意思,反正我也就,就体力好,上警校合适。”

韩彬轻笑一声,赵馨诚不知怎的就红了脸,跳起来虚张声势地怼:“笑什么。”

对方却在这时攥住了他的手将自己拉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便往家里去。

 

他本想跟韩彬算算账,问他怎么都不回家,跟陈娟好吗。触到手的瞬间却变成“那道疤还在啊”“手好凉”,再现在这些念头又随着韩彬那声“走了”全咽了下去。

 

这年秋天,赵馨诚还是入了警校。

 

【五】

 “嘭——”一帮警察错愕地抬起头,看着他们市局的犯罪心理画像专家一脚踹开审讯室的门,然后揪起椅子上的嫌疑人就一拳抡过去。

里面的人刚手忙脚乱关了监视器掩上门,就被那位文质彬彬的博士全赶了出去。

 

“你去了哪里?你在干什么?”他冲着眼前的人低吼。

“哟~好久不见。”对方满不在乎地揉揉红了一块的脸颊,“有烟吗?”

 

直到对方被保释走,他也没有听到一句回答,剩下几个小警察看着被丢在垃圾桶里揉成一团写着赵馨诚讯问笔录的那张纸面面相觑。

 

【六】

“进了趟局子?”酒吧里晃着酒杯的男人声音低沉,身边的几个人绷紧了背脊,唯独对面的那个男人大大咧咧地回:“谁知道撞上条子查管制刀具,不过没搜货,只是要耽搁几天。”

男人冷哼一声:“我听说今天你是被你哥保释出来的?还跟你的政法之家有联系呢?”

“他不保我保谁?还少笔律师费。”赵馨诚不耐烦地挥挥手,“您要不放心,直接跟我们老大提换人吧。”

“哦,”对方露出暧昧的神情,尾音拖得长长,“你们老大,自然是信你的。”

 

【七】

 张北彤擦着杯子,对着灯光照得一丝不染了,才吹了声口哨:“你厉害了,居然让我向警方告发管制刀具的线索,信不信你弟会打死你?”

“你很了解他吗?”

张北彤被那道凛冽的眼神剜了一下,手上一抖,刚擦好的杯子差点滑下去,他苦笑着说:“不熟不熟,面都没见过呢。话说他到底怎么被警校开除的?”

韩彬冷冷地看他一眼。

“当我没问过。”


评论(1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