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看看不说话

甥舅关系

        我叫秦风,照片里这个衣服扣子扣得七零八落、帽子戴得歪歪斜斜的人是我舅舅——唐仁。

        说来也怪,初见面时,他是我最瞧不上的那种人,又蠢又丑又LOW,简直恨不得让人离他三丈远。我秦风虽然结巴,嘴上不说,心里却已经默默嫌弃他108遍。

        奈何身在泰国,语言不通,我虽然鄙夷这个坑蒙拐骗的男人,却不得已还是得跟着他。直到他去买项链,我发火了。我秦风的钱是被人借去用来讨女人欢心的?我怒气汹汹拉着行李箱就往外走,他来拉我了。这次换他结结巴巴问我如何瞧出是送那个漂亮女房东的礼物。我冷笑一声,骨子里的恃才傲物上来了,于是毫不客气地将推理说与他听,包括前一天他打麻将接机迟到的伪装全被我一一戳破。他看上去傻极了,嘴巴张得有那么大,足够塞下一个蛋。我猜他很难堪,不,我不该以常人的脸皮来推断他,这种人怎么会害臊。他也只是扭头撇撇嘴说“那你再留几天吧,明天我就带你去玩”。

        这一留就留出问题了,我知晓这个人小偷小摸小恶不断,却不晓得他居然胆大包天敢杀人!当时我一定晕了头才出手拦下那个追捕他的警察,也让自己落了个把柄在他手上。他唠唠叨叨我的袭警罪,更可恨地是还敢直说以我的姿色落进了大牢必先被十几个大汉酱酱酿酿。我的小白脸都红了!我知晓我盘靓条顺,不少姑娘对我青睐有加,可将我与十几个大汉放在一起说是几个意思?可恨我脑子转了几十圈,嘴巴开口却只说出一个你字。不对,是四五个你……

        还没等我们起内讧呢,就被人套了头捉去废旧仓库了。好个表舅舅!口口声声说自己没杀人,怎的同伙都来逼问黄金下落了?为逃跑还将他那脏兮兮的脚往我脸上蹭!当时我一定是憋足了有生以来最长的一口气,才不至于在大块头发现之前先惊动他!

        我们接下来东躲西藏,泰国是没办法呆了,全曼谷的警察都在通缉我们。我提出来要探案,带着一丝恶魔的微笑。唐仁,对了,他要我叫他小唐,意外地看穿我的心。他说:“你是拿我的命在玩!”没错,我是在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反正我可以拍拍屁股就回国,反正死的那个也不会是我。没能力的人就是这么可悲,只能被别人掌握命运。我耸耸肩。

        夜里,我们去偷了一套服装,准确地说是情侣装。我玉树临风高大挺拔,自然是男装;他个子矮小还一头卷发,穿女装真是太合适不过。当然,那套超级马里奥的水管工服装也挺衬他的。不过,那样就配不上我了,不是么。

        探案的过程很不顺利,警方虽然废材,毕竟掌握着一手资料。我苦于无法接近,只好叫他前去引开那群笨蛋。他在警局闹得轰轰烈烈,倒还是帮了我不少忙。那一点时间我看完了七天的录像,他惊讶地说我是最强大脑。我勾起一丝小得意,我厉害的能让他惊讶的地方还多着呢!

        说不清是哪个地方开始我对他有点看顺眼的,可能是我俩在桥上说分手后他还能找到我(重点是那个汉堡),也可能是在火场中抱着万分之一希望我喊出的“小唐”。真的喊来了他,真的喊来了他。我有点不可置信,愣愣地看着他。我的样子一定很傻,因为他说老秦你拼命冲火里就为拿这么个东西?我的脸一下子沉下来了,我无法回答。我不是只为兴趣要找到凶手吗?对我来说有用的只是个名字,只要一个真相,证据关我屁事。我还没考上刑事学院,却差点把命交代在这里!我的智商也被拉到跟他一个水平了的吗?我的眼神阴晴不定起来,我知道有什么慢慢脱离了我的掌控,而我却还不知道那是什么。

        最后我指认了凶手,在一层层剥开伪装外衣的过程中,大家都看到了那扭曲变态的爱。我感到不寒而栗,因为我想起来我最快乐的时候不是他在生死关头还踩一脚刹车掉转头告诉我“快看大皇宫”,而是在那间幽暗又阴森的凶宅中,我却不知哪来的好心情逗他说“金刚来了”。他那一瞬间吓得恨不得跳到我背上,只敢抓着我的衣角伸出个头张望,然后气得捶我。然后我开怀地大笑起来。

        我知道我很久没这么幼稚过了,从前我不说话,后来我说很少的话,现在我说不出话来。我只能怔怔看着他与他那美丽的女房东,叫一声舅妈。那个时候他说“房间整洁无异味,不是伪娘就是GAY”,我怒视他一眼。我的房间也是很整洁的,怎么我一直都不知道呢。

        现在我拿着这张照片,要搭上回国的飞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见他,也许,也许是当那个要完美犯罪的我出现时吧。那时,请你记得我说过的话,要揭开真相,就要靠近罪恶。